麒麟小说网

73.七十三篇日记

2021-09-04 作者: 归渔

我终于爬上了山。

看到了那朵开在悬崖峭壁, 孤傲的蔷薇。

然后,我摘下了他。

——摘自于渺渺的日记

七月份, 正值盛夏。

就在这种糯米都精力满满的季节里, 于渺渺却感冒了。

一开始只是咳嗽头疼, 于渺渺没放在心上,依旧每天兢兢业业地上班。

直到昨天晚上,她下班回到家, 觉得四肢无力,头晕眼花, 连饭都吃不下去。

翻箱倒柜把体温计拿出来,一看,38度8。

于渺渺这才重视起来,吃完药就乖乖上床睡觉。

这一觉睡得格外沉, 第二天是被糯米生生吵醒的。

她揉着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, 摸了摸额头, 还是烫得吓人。

思来想去, 忍痛放弃了这个月的全勤奖,她给经理打电话请了一天假,然后在碗里倒上满满的狗粮和水, 又躺回床上。

大概是看她身体不舒服,糯米今天格外听话,吃饱之后就跑过来挨在她脚边, 蹭啊蹭的撒娇。

摸摸他的脑袋, 于渺渺正想再睡会儿, 突然接到了陆启的电话。

“哥,怎么啦。”

对面的声音很温柔,带着笑意:“没什么,就是问问你下周末有没有空,请你吃饭。”

于渺渺抱着手机笑起来:“你请我吃饭,肯定有空啊。”

“顺便让你见一个人。”

由于发烧,所以大脑此刻有些混沌,她思考了好几秒,才惊讶道:“是要见我的小嫂子吗?”

陆启无奈:“八字还没一撇呢,别乱叫。”

“什么八字没一撇,你们不是在一起半年多了吗?”

关于自己哥哥找的这个女朋友,于渺渺虽然还没见过,却已经心生好感。

因为陆启这几年的变化很大,而且很直观,她看得清清楚楚。

据说,她的小嫂子和陆启同年考进交大,在大一的新生见面会上,陆启代表新生发言,她对他一见钟情,于是接下来的几年里,展开了狂风暴雨般的追求。

整个交大的学生都知道,她的眼里只有陆启。

都说这个世界上最难得的就是两情相悦,可是自己这个心如止水的哥哥,在她的猛烈攻势下,终究还是动了心。

还好,没有吊在那棵不可能的树上孤独终老。

“哥,你说,初次见面,我要不要给小嫂子买个礼物啊?”

“……乱想什么呢,她比你大,要买也是她给你买。”

“你这么说,是承认她是我的小嫂子了吗?”

“……”

两个人嘻嘻哈哈聊了一会儿,于渺渺刚有了些精神,却听到他问:“你呢,最近怎么样?”

“就那样呗。”她声音低下来,随口回应。

“我不是说这个,我是说,找到合适的人了吗?”

于渺渺沉默,半天才道:“哪有这么容易啊。”

电话那端,陆启忽然叹了口气,而后,意有所指道:“渺渺,你如果永远把自己关在一扇门内,又怎么能看见外面的风景呢。”

陆启什么都知道。

也是,她自作聪明的小女生心思又怎么瞒得过与她血浓于水的哥哥。

感谢高中三年里,他没有拆穿她。

电话挂断后,于渺渺发了会儿呆,脑子里昏昏沉沉的,拐了一百个弯,终于还是想到他。

颜倦在国内的工作现在已经稳定下来,这个时间段,应该还在研究所里。

不想打扰他,她吃了药,拉上窗帘,把刺眼光线挡得严严实实,又沉沉睡去。

她做了一个梦。

梦见自己回到了高一的午后。

那是节数学课,阳光正好。

讲台上的林若霞拿着课本滔滔不绝,而于渺渺趴在座位上,奄奄一息地记着笔记。

紧接着,梦境忽然变得混乱,她被叫到讲台上做题,秒针滴答滴答地转,她却毫无头绪。

一阵风吹过,梧桐树叶沙沙作响。

身边,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来:“这道题其实很简单,你看,如果在BC之间做条辅助线,就可以证明出两个全等三角形……”

下意识地扭头望过去,果然看到那个穿着蓝白色校服的少年就站在自己旁边。

少年抿抿唇,对着她笑了笑,干净又清冷。

他眼里似有星辰。

于渺渺看着看着,眼眶就红了。

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该有多好。

这个美好的梦境被一阵敲门声打破。

睡梦中的于渺渺,无意识皱起了眉,挣扎半天,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。

面前是一片漆黑的夜,和没开灯的房间。

她勉强支撑着从床上爬起来,穿着拖鞋走出去,听到漆黑的房间里,糯米正摇着尾巴对着门外狂叫。

走到玄关开了灯,她踮了踮脚尖,从猫眼往外看。

却看到一张梦境里的脸。

神志立刻清醒过来,于渺渺赶紧开了门,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自己乱糟糟的长发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颜倦没说话,快步走近,摸了摸她的额头。

“发烧怎么不告诉我?”

于渺渺垂了垂眼,支支吾吾道:“我……我怕影响你工作。”

楼道里的声控感应灯暗下来,他侧脸隐入一片昏暗里,唯独那双眼睛,十年如一日的明亮。

没说话,颜倦径自走进来,把门关好,问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于渺渺诚实地摇摇头。

摸了摸她发端,他的声音落入一片寂静里,显得很温柔:“再睡一会儿,我去煮点粥。”

于渺渺把客厅的灯打开,看着他走进厨房的背影,以为自己烧糊涂了,竟然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。

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警惕盯着颜倦的糯米,这会儿似乎还没放下防备,摇着尾巴跑到于渺渺身边,有些不满地小声哼唧。

她无奈,半蹲下来帮他顺毛,轻声道:“别紧张,糯米,他不是坏人。”

顿了顿,听见厨房里的水龙头被人打开,哗啦啦一阵水声。

关闭